港媒:“乞美”介入香港业务 既不智更不义

港媒:“乞美”介入香港业务 既不智更不义
早前,反对派为阻挠修订《逃犯法令》以保护香港安全、阻塞法令缝隙,一再到美国唱衰抹黑,又在立法会大举捣乱。有政界人士批判,反对派制作惊惧、引进外力,甘心当上美国的烂头卒,实无助阻塞本地法令的缝隙。美化西方美化国家反对派政客早前到会美国听证会时,宣称内地司法准则不符世界水平,假设《逃犯法令》修订后,内地可以随时用莫须有罪名将在港美国人引渡到内地受审。清楚明了,他们期望美国国会议员将人权问题,列为美国对港方针问题的中心,要求美国介入香港内部事务。他们心中所思所想,显而易见,可用两句话归纳─美化西方、美化国家。他们要求美国介入,一起否定了中央政府在法制变革中作出的尽力。特朗普这位常反复无常的美国总统是反对派心中的世界文明国家首领,他们信任美国有职责使我国融入美国文明中心价值、规矩和准则。近年,美国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方针,以我国为假想敌,大举美化我国。这种自私自利的国策在美国有商场家常便饭,但想不到的是,居然招引了这批反对派的政客。香港关怀世界政局的市民不多,对交际概念及剖析世界联系理论往往认知程度缺乏。其实,咱们只需先学习一些世界联系理论,再剖析当时中美贸易战,便不会遭到这些美化西方和美化国家的古怪主意所误导,天然会对美国政府的交际方针及对华贸易有较明晰的了解。在一个国家内,社会联系往往是笔直控制的形式。如果把视界从一国之内转向世界范畴,状况就不大相同了。在世界社会中,往往是找不到一个最高的威望或政府,短少一致的毅力和价值,也没有一个得到遍及公认,可以对各国加以约束和施行联系调整的强制性中心。从道理上讲,国家与国家是相等的,不存在肯定的遵守与控制,各国都可按自己的毅力各行其是。所以,国内政治的笔直联系便被世界政治的平行联系所替代。这种平行联系在某种程度上是无次序、无政府状态,世界局势的变化无常,正是世界社会的一个主要特征。此外,一国之内的不同利益集团会对政府对外方针的决议和施行发作不同程度的影响,然后间接地参加了世界联系行为。可见,世界联系并不是平面的,而是多层次的。美国对华交际战略,向来都是以美国优先为根底,一向奉行着两大准则─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美国在多年的世界博弈场中,显着是本着国家利益至上,但往往却宣扬为推进西方文明,这种美国优先之战略,可谓路人皆见。其实,美国不是一个从普世价值动身的国家,任何价值都必须契合国家利益。为了强壮,美国从前从自由贸易走向保守主义;强壮今后,为了寻求世界霸权,又由保护主义走向自由贸易;20世纪80年代今后,为了保持和扩展霸权,又大力推广全球化;2017年特朗普总统上台,为了稳固霸权,又走回保守主义的道路,再以围堵我国为方针。美国优先损坏香港利益其实,美国的战略历来就不是多重的,而是只要一个价值尺度,那就是获取国家利益。这种以美国优先交际战略,遭到不同亲美媒体美化为保卫西方文明,美国人信以为真,真实家常便饭。但一些香港反对派政客,真实要仔细地学习一些交际常识,才可防止跌入美国政府所布下的美丽陷阱。美国政府亦长于透过宣扬机器来美化对手。二战今后,曾与美国在世界舞台上争雄的苏联和日本全被美化,前者被描述为独裁独裁,后者被描述为美国附庸。自两国国力式微之后,我国国力急速开展,日渐具有了与美国比拼的实力。今日,我国国家形象遭到美国美化是不能逃过,但由我国人亲口美化我国的法制,实令人听来倍感心痛!在世界社会中,因为没有一个最高的威望或政府,和没有一个得到遍及公认的可以对各国加以约束的权利中心。美国总统凭着其国家的软硬实力,在世界舞台上恣意妄为,妄图树立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世界政局。香港人宜多读一些世界交际常识,多为国家和香港的福祉作出尽力,才是当我国人的应有之义。相反,乞美介入之举实甚为不智,亦甚为不义。